霂雨寥空

这里是霂雨寥空,可以叫我霂雨(•̀⌄•́)
all27,all叶,all耀,all非党
关注慎点!
画渣+文废一枚╮(╯_╰)╭
日常摸鱼
坑品emmmm ....呵呵
开坑不填日常
日常失踪的高中狗...

赤红中浮现的繁星

国设,历史向,作者历史不太好可能出错

主露中,红色组,含其他隐藏all耀CP

作者文废,幼儿园文笔

OOC预警 

"吾乃王耀,是东方的帝王。"恍惚记得千年前的他曾傲然的说道。当时他正值年轻气盛,雄心壮志的青年时代;他是当时世界的霸主,强大了数千年的他可以目空一切。因为当时他便是王,没有人比他强大,没有人比他活得更久,但也没有人明白那强大背后的孤独。他那时孤独而强大地活着;因为他是国家,他不能自私,他必须为他的子民活着。

  后来那个前不良海盗的工口绅士变得越来越强大了,而他却因为自家上司的固地自封当了200多年的家里蹲。当他再次看到那个绅士·伪时已是十九世纪中旬了;那个绅士利用大烟打开了他家国门,他反抗。但当时吸食鸦片的他又怎么可以反抗得了当时的世界霸主,日不落帝国呢?他败了,输得一塌糊涂。他不可思议,但这是事实不可置疑;即使是这样,他的子民大多数却仍沉迷在'大清盛世'里。真是讽刺呢,他想起当时那些统治者腐朽的嘴脸。至今他还能清楚的记着那个绅士那蔑视下透露出失望的眼神,为什么会失望?他不解,但还是令人火大啊!那一字一句讥讽的话语以及毫不留情的抢走小香的模样…他痛恨为何自己如此弱小,但他无能为力。他是国家…很讽刺不是吗?身为国家的他连自己的弟弟都保护不了。

  后面一连串的事情:俄/罗/斯毛子乘机抢走了阿泷;他亲密无间的弟弟在他背上砍了一刀的痛苦可比不上他心里的悲伤苦楚。呵,王耀啊王耀,这可是你养的好弟弟啊。他那是满身鲜血,后背一道狰狞的伤疤格外刺眼。他自嘲的勾了勾唇角,心里无比讥讽着自己。

  这已经不是当年那十里长街,锦绣繁华的岁月了,他也不是当年的东方帝王,世界霸主了;他只是亚洲中一个工业落后,并且正在被掠夺的国家,中/国。这不再是他的时代了,新事物必将代替旧事物,旧事物终将被淘汰,这是不争的事实。不!他偏不!谁说他会被淘汰的?!他是中/国,独自屹立在这片神州大地四千年的中/国!他可以被打败,但绝不会服输,这是他的骄傲和自尊;屈服?怎么可能?!

  王耀,他可是东方的雄狮啊,而这头沉睡了多年的雄狮苏醒了。他有不屈的灵魂,他以坚决的态度抵制外来侵略。三千青丝剪短,变成稍微可以扎起的长发;他脱下了明黄色的龙袍换上橄榄绿色的军装。他看着孙先生发起了革命;他看着人民思想上得到解放;所谓的马克思主义思想来到他家;俄/罗/斯的十月革命给他的人民带来了希望;他看见因某张合约上不公的条件学生们游行反抗…他的人民建立了工农革命军,他的人民谈论那美丽的红色时十分激动的表情,这让他心里有些好奇,社会主义吗?……后来他逐渐理解了那种鲜艳美丽的红色,接着他认识了伊利亚,苏/联。他富有热情,温和又稳重,与斯捷潘那个暴君相差甚远。"……哦,我可爱的小布尔维什克…"这个又高又壮的俄/罗/斯小伙子谈起他们共同的红色道路以及美好的未来时那双美丽的红色眼眸焕发着明媚热烈的光芒。他们同行在这条红色的美好道路上,一起畅游在对那个乌托邦的构想里…在战争他们互帮互助度过了最困难的时候;他们曾在午后一起去西伯利亚看美丽的雪景,尽管西伯利亚很冷,但他却惊喜的像个孩子一样。他们共同憧憬着新时代的到来,那个名为共产主义的未来……

  历经十四年的艰苦岁月,用血与泪的冲刷,至今他仍忘不了阿苏那个模样,同时也忘不了他那些牺牲的人民;他赶走了那个白眼狼,不过是用了极大的代价。他和本田菊回不去了,那个会安安静静陪着自己看月亮,温柔的喊着他nini的孩子早就消失了,他会怀念,难过,但他们别无选择。他们是国家,他们的责任是无法避免的,他们身在历史中,他们就是历史的本身;人民的意识就是他们的意识。

  湾湾在阿尔弗雷德的怂恿下离家出走了;呵,阿尔弗雷德那个霸权野心家居然妄想通过朝/鲜进入他家;不因为其他理由,就冲这点他就必须援助朝/鲜,无论是为了任勇洙,任勇谦还是他自己…私心还是为了自己的,他知道。但他必须赢,他赌不起的…因为他的身后就是他的家人。

  最终他还是赢了,当然他也牺牲了很多…其他国家觉得不可思议,毕竟那可是美/国。但那是不可否认的事实,中/国强大起来了,其他国家顿悟,中/国不再是一头任人宰割的肥羊了。

  匈/牙/利事件发生了, 匈/牙/利的大学生和知识分子提出了以反对苏/联/模/式和苏/联控制为主要内容的'十六点要求',于是苏/联入侵匈/牙/利,苏/联军队在匈/牙/利境内镇压了反对亲苏政府的一次运动。他责怪伊利亚囚禁伊丽莎白是很不理智的事情,伊利亚虽然恼火,但仔细想想还是放了伊丽莎白,但他也正是从这一刻起,属于斯拉夫人那强烈的控制欲开始越来越强,而他梦想的初衷也开始背离。

  王耀和伊利亚的观念有了极大的偏差,他有些受不了伊利亚的霸道蛮横,他并没有得到伊利亚承诺的平等,伊利亚限制了他的发展,像一个不讲理的小孩子有着强烈的控制欲,妄想控制他。但这一切不是小孩子之间过家家;他们是国家啊,他们的一举一动都关乎着他们的人民该如何生活,他不能忍让,更不能任性。他和伊利亚决裂了,所有人意料之中;尽管他难过,愤怒,但两个人绝不会向对方低头的。

  1963年,中法建交。弗朗西斯那一脸自豪求夸奖的的表情着实好笑了些,至今他还记的;那是建国以来第一个承认他的资本主义国家。

  在这条红色道路上他跌跌撞撞;他们背道而驰,互不相让;他犯过错误,受到重创;他努力进步,发展国力;他经历重重磨难;'资'与'社'的重大抉择、特区开发、企业改革……他总回想起那时与伊利亚行走在白桦林里时的温馨场面,他们探讨未来美好场景时那激动火热的心情以及谈起家人时温柔的眼神,还有很多很多美好的回忆……他都历历在目。他们也…回不去了,当他们背道而驰时就回不去了…他是明白的,但他总止不住决堤的泪水……

  他终是坦然接受世界,以坚定不移的脚步穷追慢赶,以一个崭新的形象面对世界。重返安理会,与美/利/坚小伙的关系缓和,与本田菊冰释前嫌,他加快步伐迎着明日璀璨的朝阳前进。

  "你好,我是中/国。"他微笑着面对世界,他向世界展现出身为五千年大国的魅力和气魄,这同时也是在向他自己的过去告别,他是中/国。他回来了,尽管不再是最强的那个了。但他会一直前进的…… 

  

  苏/联没了。当他知道这个消息时感觉心里似乎缺了一块,极大的悲伤差点吞噬了他。他还是没有能忍住,独自一人去了那片白桦林;他们第一次见面就是在这里。这天是西方的圣诞节,家人团聚的日子。满天飘飞着的鹅毛大雪,银装素裹的白桦。在这雪白的世界里,他突然感到无边的孤独……

  "呐~你是谁啊?"漫天鹅毛飞雪里传来熟悉的软绵绵的声音,让他差点以为是自己幻听了。但他下一秒否决了,因为背后传来了咯吱咯吱地踩着雪的脚步声。

  他呆立在在那里,全身颤抖着扭过头,熟悉的铂金色碎发,明亮如孩童般天真却又带着西伯利亚坚冰的紫色眼眸,不是他熟悉的那双红色眸子…王耀努力控制自己酸涩的双眼。颤抖的双手努力不让自己做出什么过激的事情。

  "你好哦~我是俄/罗/斯的化身,伊万·布拉金斯基。"斯拉夫人笑着伸出手来,尽管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做。

  不是他,不是伊利亚,不是苏联…他愣了一下。是啊,苏联已经解体了……伊万和伊利亚可不是同一个人呢…他听见自己礼貌的开口:"你好,我是王耀,中国的化身。布拉金斯基先生,很高兴认识你。"他冲伊万微微一笑,但心里却是一片冰冷。那位好友终是消失了,如同他记忆里那些老友一样……

  呐,伊利亚,我还走在你未走完的那条红色的路上……

评论 ( 10 )
热度 ( 37 )

© 霂雨寥空 | Powered by LOFTER